第1章 龙王归来
作者:天耀.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13 14:28      字数:2182
五月的金陵,微风和煦,广玉兰花开,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。

此时,玄武机场前人山人海,喜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。

“还是祖国的车尾气闻着舒服啊!”

叶轻魂刚走出候机大厅,就展开双臂,对着家乡的青山绿水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“神经病吧,差点摸到我!”

“看他穿的土不拉几的,还有钱坐国际航班?”

路人纷纷侧目而视,一副看不起叶轻魂的样子。

见状,叶轻魂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与同龄人相比,他的确很自卑。

当别人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读书,迎接高考金榜题名的时候,叶轻魂却在战火燎原的非陆,欧陆带领小队成员厮杀,感受着杀戮与被敬畏所带来的痛苦。

当别人大学毕业准备找工作,为了理想奋斗的时候,叶轻魂却已经赚够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佣金。

他迷茫,他困顿。

那是一种被孤立在雪山之巅,找不到朋友的痛苦。

“8年了,也不知道爸妈的日子过的怎么样了!”

叶轻魂想起父母,嘴角才挂起一抹暖心的笑,拦了辆出租车,径直往家的方向赶去。

金陵很大,从机场开到市区最快也要40分钟,而叶轻魂的家位于金陵市老城区,位置要更偏一些。

一个小时后,出租车停在一片斑驳破旧的老楼前。

“谢了师傅,钱拿好,剩下的给你当小费!”

叶轻魂掏出一张粉票递给司机,轻松的走下车。

“这年头傻吊真多,带你转圈圈还谢我,活该你被人坑!”

司机看着后视镜中走远的叶轻魂,得意的弹了下钞票,刚准备放进钱袋里,眼角余光却瞥见计价器上的金额居然是182元。

“艹,这小子耍我!”司机破口大骂,然而转头看去,哪还有叶轻魂的影子。

“也不知道一会爸妈看到我,会不会激动的哭出来。”

叶轻魂满怀期待朝家走去。

然而刚走到门口,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。

“你有心脏病?老子还有狂犬病呢,赶紧让开,别以为岁数大了就能玩碰瓷,老子不吃那一套!”

“你们住手,叔叔和阿姨欠的钱我替他们还,再给我们几天时间!”

“你说给就给啊,你算哪根葱?”

六七个体型魁梧的壮汉,正在从屋里往外抬家具,一个身穿OL制服的长发美女试图阻拦。

狭窄的楼道中,挤满了看热闹的街坊邻居,场面乱作一团。

叶轻魂眉头一皱,这里的人除了那个OL美女看起来有几分眼熟,其余的人他一概不认识。

莫非记错地方了?

“大娘,这里出什么事情了?”叶轻魂对一个围观的广场舞大妈问道。

“还能什么事,仗势欺人呗,老叶两口子在外面欠了不少钱,人家上门来要拿房子抵债呢!”

“这房子的主人是叫叶建国吗?”叶轻魂又问道。

“对啊,你认识老叶?说起这老两口也怪可怜的,8年前儿子死了,他老伴听说之后心脏病发,在医院抢救了半个月差点没挺过去。”

“这些年老叶靠在外面回收废品过日子,好端端的却把人家豪车给撞坏了,听说,被车主好一顿揍,现在人家还要赔偿,警察都管不了,这老两口真是命苦啊!”

大妈们七嘴八舌,很快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。

“哎,小伙子,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呢!”其中一个大妈盯着叶轻魂,面露疑色。

“叶建国是我爸!”

叶轻魂面无表情的推开了围观人群。

没人注意到,他棱角分明的拳头已经紧紧握住,掌心已然握出了鲜血。

“我求求你们别搬了,阿姨有心脏病,你们这样闹下去会出人命的。”沈碧晨娇躯站在大门口,通红着美眸乞求道。

“老子管她是死是活,欠了雷爷的钱,天王老子也得还!”壮汉骂骂咧咧,粗糙的大手野蛮的朝沈碧晨胸口抓去。

见状,一滴晶莹在沈碧晨眼圈里打转。

她告诉自己不能屈服,如果,连他的家人都保护不了,又怎能对得起,那个男人当年为自己付出的一切。

然而,正当大手要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,身旁突然寒风一扫。

紧接着,咣当一声。

那大汉接近二百多斤的魁梧身体,就像水桶般径直倒飞出去五米多远,挂在了两层楼之间的栏杆扶手上。

静!

原本嘈杂的楼道死一般寂静。

围观的人群甚至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看到壮汉飞了起来,而且是倒着飞,很厉害的样子。

“爸,妈,儿子回来了!”

叶轻魂无视众人惊呆的目光,转头看着屋内阔别多年的父母,二老两鬓霜白的样子,仿佛比8年前老了几十岁。

叶轻魂眼圈湿润了。

铁汉也有柔情日,龙王亦有落泪时。

“你、你是……”

房门口,叶建国正蹲在地上搀扶着脸色霜白的老伴。

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年轻人,表情从最开始的诧异,再到困惑。

再到最后,那难以描述的震惊与喜悦。

“你是轻魂,你是我儿子?”

叶建国激动的嘴唇都在颤抖,饱经风霜的脸上勾勒出复杂的褶皱纹理。

在别人眼里那是岁月的痕迹,而在叶轻魂眼中那是父爱,那是温暖,那是家。

噗通一声!

叶轻魂双膝跪地,用膝盖挪到父母身前,颤声说道:“爸,妈,我是轻魂啊,你们的儿子还活着,我回来了!”

闻言,双眸紧闭的母亲申丽娟艰难的睁开眼睛。

她先是慢慢的将手伸到叶轻魂脸庞,随后激动的抱住他失声痛哭,“儿子,你真的还活着,我不是在做梦吧!”

家人重逢的一幕,感动了现场所有街坊邻里。

但,人渣们的心却远没有那么善良。

“你是这两个老东西的儿子?”

“那正好,父债子偿,你死鬼老爹欠了我们雷爷60万,把钱给了我们立刻走人。”

“现在恐怕不是60万那么简单了,打伤了我们的兄弟,再拿40万医药费吧,否则,今天我保证你躺着被抬出去!”

五个壮汉敲打着手中的钢管,一脸狰狞的围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