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我和宋辞的缘分
作者:紫夜璃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13 14:28      字数:2213
我和宋辞的缘分怎么说呢,很微妙,按我的话说,我和宋辞就是天打雷劈的一对,“唐诗宋词”多配是吧!

虽然不是意义上的那个“唐诗宋词”,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别有意义。

而我对于宋辞来说,意义那可就大了,这一切都源头都来自宋辞的母亲,而我也是成功在他心里留下不可取代的地位。

我做梦都想有这么一天,果然这一天到来了,宋辞母亲意外变成了植物人,而所有的矛头证据都指向了我,我也顺理成章成了凶手,也是大家口中所谓“恶毒”的代言人。

也正是因为这件事,宋辞从对我的淡漠转变成了恨,但是他却不敢对我这么样,因为他妈妈喜欢我。

说到底我还要感谢宋辞母亲,要不是她对我的喜爱,我现在也不会这么安逸的活着,但那个女人永远的沉睡却成为我心里一直过不去的那道坎。

如果我那天没有去找她,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,她现在是不是……

门突然被推开了,唐施被着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,神色有些慌张赶紧把记事本收好。

看到来人后,她气呼呼走了过去生气道:“唐游,和你说多少遍了,进来要敲门。”

“姐,我今天这可真是急事。”叫唐游的男孩显然是有些害怕眼前人,他瑟缩后退了两步。

“急事,你那天没急事,要是说不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,你就等着完蛋了。”唐施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气,不紧不慢道。

眼前女孩明明长得一副温柔可人模样,但唐游却觉得背后一凉,他摸了摸鼻子讪讪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一明哥来了。”

唐施以为自己幻听了,她再次反问,“你说什么,谁来了?”

唐游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平时打他的时候反应不是挺快的吗,他不情愿开口道:“赵一明,就赵一蕾她哥。”

“砰”的一声响是水杯落地的声音,唐施僵在了原地,嘴里低呢着,“一明哥赵一明,那宋辞会不会……”

她的脸色瞬间就白了,把说的正起劲的唐游推了出去,“你就说我不在,要是妈问起你就……”

“就怎样?”粗狂是嗓音突然响了起来,想都不用想一定是邓梅香女士,唐施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。

她试图撒娇,“妈……”

还没说后话,唐母直接打断了,沉声道:“费什么话,现在给我下来。”

“你要是不想见也可以,要知道我那扫帚可是不长眼的,要是不小心伤到人了,可不关我的事。”

唐母直接撂下这句话转身走了。

唐施哪里听不出这话中警告的意味,心里骤然一紧,以妈妈的性子她绝对相信做得出什么不客气的事。

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一道娇小的身影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,赵一明在看到她那刻,视线完全定格不动了。

唐施看到他那刻,只觉得眼眶有些发热,突然间觉得有些想哭的感觉,她压下心中的异样还是喊了一声,“一明哥。”

这久违的声音让男人眼眶有些湿润,他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,声音更是紧张,“我……我来看看伯父伯母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

原本还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老唐同志也挪移了阵地跑去厨房帮忙去了。

空气中突然安静得可怕,两人都没有开口,女孩弓着腰紧张绞着手指头,眼底的那丝害怕却是瞬间刺痛男人的心。

视线落在女孩脸上,依旧白皙好看,五官精致无可挑剔,圆脸的她变成了瓜子脸,好看是好看但是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熟悉有陌生。

空气中男人重重叹息了一声,“宋姨现在身体恢复的不错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“宋姨”唐施清楚抓到这两个字眼,她动作飞快抓住男人的手,漂亮的眸子望着他,声音有些颤抖: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

赵一明抬眼就撞进一双温柔似水的眸子,,他只觉得心突然咯噔了一下,他忘记了动作就那样看着她。

唐施知道那眼神是什么意思,但是她却等不了了,她再次询问:“我真的可以去见宋姨吗?”

她温柔的声音落入赵一明耳畔,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看着人家在发呆,俊脸一红,嗓音低低道:“你放心,这事我和宋……”

唐施感觉自己一下子从高峰跌落了下来,她僵硬收回手,眼泪终于是忍不住夺眶而出,“他还是不愿意让我见宋姨。”

“赵一明,如果我说我没有推,你会相信我吗?”她漂亮的眼眸满是泪水,她咬着唇低低道。

赵一明沉默了,他看着她眼底满是复杂神色,他动了动唇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。

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,虽然这样的话语场面她看过无数甚至听到已经麻木了,但是心口的位置还是止不住泛疼。

所有人都认为是她把宋姨推下去的,都是她害了宋姨,但是他们不知道她也是受害者之一……

唐施眼底希冀的光一点点暗淡了下来,直到彻底消失不见,换上一副冰冷的面具。

赵一明看着她这副模样,突然有些紧张了起来,心里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,那种感觉让他后怕。

就在他准备开口,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女孩站了起来,神情冷淡的可怕,”你回去吧,我不想见你。”

“以后也不要来了,因为我不想见到你”虽然这话很是伤人,但是她别无选择。

赵一明俊逸的面容满是恐慌,他急切开口,“小施,你听我……”

“不要让我说第二遍,赵一明。”她转过身再次强硬开口,赵一明站在那里还是没有任何动作,她又开口,“你不走,我走。”

赵一明最终还是妥协了,他收起眼底的受伤神色,起身走人,她却再次给了他重重一击,“把东西也带走了。”

唐父唐母寻声也跑了出来,但赵一明已经走了,两人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。

……

今晚餐桌上气氛很是凝重,谁也没有开口,就连平日话最多的唐游也意识到气氛有些怪异没有说话了。

门铃突然被敲响了,唐母起身去开门,看清是来人后众人面色瞬间变了。

“老唐老邓,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事儿怎么样了。”王婶谄媚笑着搬来椅子坐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