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神秘黑球
作者:玄雨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13 22:17      字数:2944
蓝星,东部时区,槎城文化公园。

此刻阳光明媚,微风轻拂,正是晒太阳的好时刻。

一只脖子上还系着长长狗绳的成年哈士奇,正趴在草地上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匍匐前行,看它那专心致志的神色,显然所有心神都被不远处那根舞动的狗尾草吸引住了。

而此刻,这根狗尾草正被一个模样清秀、翘着二郎腿躺在草地上闭眼享受阳光的少年叼着。

就在哈士奇开始微微挺起屁股,准备向那根狗尾草发动迅猛扑杀动作,一场惨绝人寰的惨剧即将发生的时候。

忽然,哈士奇头顶上端的空间,闪过数道头发丝大小的闪电,然后一道巴掌大的裂缝就这么突兀的裂了开来。

一枚弹珠大小的黑色珠子,就这么从那缝隙中跌落下来。

黑色的珠子,毫无阻挡的砸在哈士奇的脑门,然后毫不停顿的直接没入了哈士奇的脑袋。

这就让这只准备出击的哈士奇,直接白眼一翻,身子一软,整个趴在地上的昏迷过去。

时间过了一秒还是两秒?

那颗黑色的珠子挣扎着从哈士奇的脑门挤出来。只是之前圆润无比的黑珠,此刻却凄惨无比,不但色泽变得有些灰白,还全身坑坑洼洼,更悲催的是,足足有三分之一的体积被什么东西啃掉了。

这凄惨无比的黑球,摇摇晃晃,摇摇欲坠的飘了一两米,然后跌落在草地上,再然后像是用尽力气似的,一颠一簸,艰难的朝前滚动了几下。

而像是力气用尽的它,居然好运的碰触到了那个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少年身体,然后像是久旱逢甘霖一样,艰难而又迅猛的没入了少年的身躯。

少年显然和之前哈士奇的表现一样,身子一抖,全身瘫软下来,就这么整个人贴在了草地上。

时间过了两秒还是三秒?

那只昏睡中的哈士奇,突然猛地跳起来,张牙舞爪的嗷嗷乱叫,一副要撕咬自己敌人的凶猛样。但它咬空了几下,醒悟过来了,360度的转了一圈,脑袋一歪,神情疑惑的嗷呜了一声。

这时,传来一声女性的呼唤声:“甜醋!”

哈士奇扭头一看,立刻伸出舌头,屁颠颠的跑过去蹭着人家的美腿。

这是一个穿着连衣中裙的少女,手里还提着一把小提琴。

此刻她一边躲着哈士奇的磨蹭,一边揉拍着哈士奇的脑袋,嗔道:“让姐姐好找,不是说了让你在边上欣赏姐姐拉琴吗?”

“嗷呜嗷呜嗷呜!”哈士奇很是兴奋的围着少女乱叫,一副想要告诉少女什么,但却又说不出来的模样。

哈士奇搞怪的事情多了,少女也懒得去计较,弯腰捡起狗绳端,就准备拉走哈士奇时,突然看到躺在地上的少年,不由得咦的一声停下了。

陈浩然猛地坐起来,拼命喘着粗气,眼神迷茫的打量着四周。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一个声音在边上响起:“小痞子,你这是做噩梦了?真奇怪你居然在草地上都能睡着。”

小痞子?

好熟悉又好遥远的一个称呼啊,同样,那声音也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。

陈浩然迷茫的抬头看向声音来处,只见一名阳光下笑得灿烂的少女就这么俏生生的站着,看到那记忆深处的面貌和笑容,陈浩然心头一阵悸动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。

正打趣着陈浩然的聂雨璇,在和陈浩然对视的一瞬间,不知道怎么的,心头也是悸动了一下,因为那眼神根本就没法形容,反正就在这一瞬间,眼前这熟悉的少年居然给了自己一种极度的陌生感,但却又有着一股让人无法诉说的魅力。

可等到少年眼泪就这么无声的滑落下来,这就把少女吓了一大跳,一边下意识的让自己躲在哈士奇身后,一边慌张的问道:“你,你干嘛哭啊?眼里进沙子了?”

被扯过来的哈士奇却眼前一亮,雀跃着的直接扑到少年身上,欢快的磨蹭着舌舔起来。

少年躲了几下,一边按住哈士奇抚摸着它的脑袋,一边抹了一下脸蛋,咧嘴笑道:“确实是眼睛进沙了,璇璇,好久不见,你这又是特意跑到公共场所来展现你小提琴美少女的风采了?”

“小痞子,你乱说什么啊,昨天我们不是才见面吗?还有我是带甜醋出来散步,顺便练习一下小提琴而已,那有你说的那样!”聂雨璇皱着鼻子不满的说道。

然后,少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的,有些娇嗔的说道:“还有,大庭广众之下,别叫我璇璇那么亲热!”

“呜呜,没天理啊,我的青梅竹马居然不让我叫她璇璇啊!要知道当初我们可是一同洗澡一同睡觉,同枕头共饭碗的啊!现在长大了,居然就不念旧情了!我不活了啊!”少年立刻捂着脸哀嚎起来,搞得身边的哈士奇满是好奇的想要窥视他手掌下的神态。

聂雨璇可是被羞得满脸通红,跺着脚嗔骂道:“你这痞子!又乱说这些话!甜醋,不要理这个痞子!我们回家!”

说着猛扯哈士奇的狗绳,一副落荒而逃模样的跑远了。

哈士奇虽然继续想要窥视少年手掌下的神情,但另一边却是主人软糯糯声音的命令,加上脖子狗圈的拉力,自然屁颠颠的跟着主人跑掉了。

少女走远了,少年才缓缓放下手掌,只见他真的是泪流满面,但却没有丝毫的伤心神色,反而是欢喜得眉毛都飞舞起来:“璇璇,真好,居然能够再次遇见少女时期的你,还是那么傲娇,还是那么活泼,还是那么光彩照人,我这重生是成功了?……”

少年说到这,突然呜的一声捂住脑袋,好一会儿他才恢复过来,然后迷茫的眨巴下眼睛,喃喃道:“奇怪,感觉记忆好像缺失了一大半的样子……”

他再次抬眼朝四周打量,看到耸立在公园中心地带的那高大的马踏飞燕青铜像,再看看不远处那辽阔的人工湖泊,又看看那一串水泥修建的陆地帆船,不由得喃喃一句:“果然是槎城的文化公园……”

扭头看看那个少女消失的方向,少年脸色一阵的纠结,最后叹口气:“哎,虽然很想很想待在你的身边,可你已经说了昨天才见面,而现在又见面了,再去纠缠的话,恐怕会把你吓跑了,太过热情可是不行的,所以还是忍忍吧,反正还有时间。”

嘀咕着的同时,少年在身上掏摸了一阵,只摸出了一台手机,用颤抖着手指点开屏幕,看到密码解屏的栏目,略微迟疑一下,像要验证什么似的,他输入了自己那用惯的密码……

果然,屏幕解开了。

少年慌忙调出日历,当看到日历上的日期,少年呆滞了一下,然后不受控制的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,果然是2019年7月25日!果然是我16岁的暑假期间!我真的重生回到了16岁!”

癫狂到这,少年突然疑惑了一下,因为他莫名的觉得,自己重生了,好像没有丝毫意外的感觉,反而有一种本来自己就该是重生了的错觉呢。

摇摇头,少年迫不及待的打开微信,浏览自己和几个特别重要之人的微信记录。再然后点开电话,干咳几声,强迫自己恢复平静,一等电话接通,听到话筒里传来熟悉而又怀念的声音,故作爽朗的问道:“老爸,你跟老妈什么时候回来啊?我可想死你们啦!阿啦,不是没钱啦,就是想你们嘛,虽然才分别了几天,没事,没事,你们尽情的旅游吧,暑假长着呢,多去几个地方玩,我能照顾好自己的……”

笑着和父母闲话着的陈浩然,语气保持着那种轻快,可眼泪却又无声的滑落下来了。

陈浩然本来是惬意的发泄着自己的心情,但当一个拉着气球的可爱小女孩,掏出手绢,怯怯的,迟疑着的递过来看着自己时,整个人就尴尬了。

落荒而逃的聂雨璇,扭头看不到陈浩然的身影了,才停歇下来,嘟着嘴的对身边甩着尾巴的二哈说道:“甜醋啊,那个小痞子真是过分呢,我只是让他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喊我璇璇这么亲密的称呼,他就说些让人脸红的话来,真真是好讨厌哦,以后我们不理他哈。”

二哈猛点着头,只是就在这时,二哈和陈浩然同时愣住了,因为他们一人一狗的脑子里居然同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,然后一副屏幕就这么出现在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