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9章 打脸赵栗栗2
作者:圆缺呀      更新:2020-05-24 00:27      字数:2115
最快更新重生八零福气包最新章节!

一旁的柳玉本来还想劝她见好就收,谁知道赵六一拍大腿,夸着赵栗栗道:“不愧是我赵六的闺女!果然有经商的头脑!苏家人不要脸欺负了你,你就得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!”

父女俩看出苏家态度的软化,想着他们果然是怕了,于是态度极其的强硬。

“伙计对吧?多给我备上几个好菜,我这个大兄弟可有的是钱,倒时候我得给饭菜提回去孝敬我老娘!”赵六趾高气昂的看着国营饭店的伙计走过来跟他确认好要什么菜品,只觉得沉积在心里的郁气终于散开了。

从前都是赵明玉偷偷拿着五房的钱贴补他们家,如今他却能够靠着他的双手来让他娘过上好日子,第一次经历什么叫‘一掷千金’,他连说话的时候腰板都是直挺挺的,觉得再也没有人瞧不起他!

赵六说完话又看向苏明贤:“我要的那两万块钱,你都给我带出来了吧?”

苏绵拍了拍她的包,当着赵六的面打开,那一摞的钱看的赵六眼睛都热了,他伸手就要去抓,苏绵却先一步闪开了,她指了指桌上的饭菜:“先吃吧,先吃饭,吃了咱们再说钱的事情!”

赵六心里急,但他也的确因为欠债的事情好久没有吃过一顿好饭,当下就开始狼吞虎咽。

一顿饭吃下来,也过了半个小时了。

赵六吃饱喝足,只觉得神清气爽,他伸手去要苏绵包里的钱,苏绵老老实实地往前递:“我们苏家给了你们钱,你们往后就不会再去污蔑我哥哥了对吗?”

往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?

不过面子上赵六还是要敷衍的:“等你们把剩下的三万块钱结清楚,我们赵家说到做到,是不会再来打扰你们的!”

苏绵长舒了一口气,对着身边的苏明贤笑了笑。

苏明贤面无表情:“……”没有演技,笑不出来,拖后腿了,溜了溜了。

赵六昂首阔步的死死抱着包走在前面,赵栗栗则是和柳玉两个人去拿打包好的饭菜留着晚上吃。

只是一行人还没等出去,店里的伙计就给他们拦住了:“这位先生,不好意思,请你临走之前还是结下账吧。”

赵六脸上乐呵呵的表情瞬间就消失了,“结账?结什么账?”

赵家人的表情都变了,伙计看了眼苏明贤的方向,毫无压力的开口道,“你一行人我们店这里点的这些饭菜还有酒肉什么的,一共是八十钱,请你马上结账,否则我们就要报警来处理了!”

一听说是八十块钱这么贵,赵六眼睛都直了,转身看向苏明贤:“明贤,你怎么还不来付钱?”

苏明贤冷笑一声道,“这是你们赵家点的菜,从头到尾只有你们赵家人吃了,我们苏家人又没动筷子,我为什么要付钱?”

“你不愿意付钱?”尽管得了两万块钱,可赵六还是死抠死抠的,“明明就是你约我来国营饭店吃饭的,怎么你反而还不付钱了呢?”

这要是十块八块还在赵六的预算范围内,可八十,怎么不去抢呢?

只是赵六也不想想,他从进来就开始点好菜好酒,甚至吃着拿着,能花这么多钱,他也是功不可没的!

赵栗栗也一样觉得苏家不地道:“你就不怕我报警告你们吗?”

那你真的比小学生还不如哎。苏绵这么想着,心里表达了多赵栗栗十二分的不屑。

苏明贤冷着脸:“我看相比你们报警抓我,现在这个情况,更该是我们苏家报警说你们敲诈勒索吧?”

不同于见钱眼开的父女两个,柳玉心里不安瞬间扩大,还不等她说点什么,白妙音就带着一群警察从外面跑了进来:“我要举报的就是赵家,他们逼我给他们做伪证诬赖好人!甚至还在饭店里敲诈勒索苏家人!”

苏家选着来吃饭的点是午两点,所以这会儿国营饭店里的人并不多,只零星一两个而已,不会打扰饭店的生意。

赵栗栗被白妙音忽然反水给吓懵了,回神后赶忙开口道:“妙妙你在说什么?什么敲诈勒索!明明是苏明贤对着我耍/流/氓,这是他的报应!”

“你还在这里撒谎!当初就是你自己不小心掉到了河里,要不是苏明贤,你早就死了,还能在这里撒谎?”赵栗栗冷笑一声,紧跟着转回头对着警察道:“她还送了我发卡让我帮她,我拒绝了诱/惑!”

“……”

现在的孩子怎么回事,做个好事,还把求表扬三个字写在脸上,难道不能谦虚一点吗?这是什么歪风邪气?

想着,严书梁夸赞道:“你真棒!”

白妙音高傲的扬了扬头,仿佛那个死磕到底不认输就要拿着人参搞苏明贤的人不是她。

苏绵:“……”呵,女人。

赵六看忽然冒出来的小姑娘帮着苏明贤说话,吓得脸都白了:“警察同志,你可不能听她乱说啊!我们都是良民,从来没有犯法的想法啊!”

赵栗栗也哭丧着脸看向白妙音:“你怎么能这么害我?”

白妙音别过头:“我这是实话实说,我是正义的化身,人间的正道!”

……我看你挺能吹的,你比谁都能。

苏绵扫了白妙音一眼,开始阐述他们苏家是怎么被敲诈勒索的,到了最后,委屈:“我的祖传手镯和我哥哥的老婆本都被赵家人抢走了!”

赵栗栗本就对白妙音反水感觉到莫名其妙,这会儿苏绵再说手镯,更是气的头痛:“那手镯分明是你主动给我的!”

“你要是不吓唬我,我能给的这么利索吗?”

赵栗栗:“……”

赵栗栗一噎。

严书梁上手抢过赵六手里的钱,又有人拿走了赵栗栗手上的镯子,“行,人赃俱获,一起带回局子里!”

赵栗栗如堕冰窟,没明白怎么顺风顺水的事情闹成了这幅样子。

她把视线转到了白妙音脸上,口不择言:“你难道不想救你妈妈了吗?只有我们赵家才有老人参,你帮着苏绵你会害死你妈的!”